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古渡老街(5)・戏痴情迷-

时间:2021-04-05来源:中国青年文学网

    李小侠客尾着剧团东奔西跑,消失在老街人们的视野中,当他渐渐淡出闲谈话题的时候,大约两个多月后的一天,这个家伙又古怪精灵的从老街冒了出来。
    悄无声息回来也就算了,整个人连行头腔调都改变的大不同前。街坊邻居看到他时,都不禁感到眼前一炫,本能反应就是两个字:怪异!
    一是穿着行头换了摸样,腰间扎有一根半尺多宽的练功板带,这板带外面用大红布包缠,成天在腰间勒着刺眼扎目。并且手里还拿了一条不知从哪儿弄来的唱戏马鞭。二是眼神腔调让人感觉很不舒服,看人时目光总是盯住看,仿佛像X光机要穿过身体裹着的那层皮囊,直视到你五脏六腑、灵魂深处。不仅眼睛让人起毛,说话也没个规矩。见人两句正话没说,京腔韵味的戏文就拽出来了。高兴地时候就摆个架势,口中念白道:某某在上,小弟(侄子)这厢有礼了!有时心情不好,就甩抖着双手拖着戏腔:啊呀,小弟(侄子)我心里苦哇——苦哇——最让人忍受不了的是他每天早上傍晚在河边柳树行吊嗓子,他那“呀,咦——”难听的喊叫声,连附近芦苇丛里的水鸟都会被惊飞。三是变得有些荒诞流气。遇见大姑娘小媳妇之类,不是和人拉手时偷偷用小拇指去挠女人手心。就是瞅住女人的头发虚张声势道:别动,头上有个跳蚤!然后趁女人愣怔之际,从那人头上揪下一缕头发。或者故作诧异的说:你在家又吃大蒜(羊肉)没漱口了吧?如果回答说没吃那些东西,李小侠客就会关心似的凑过去说:我来闻闻,我来闻闻——飞快趴在女人的脸蛋或嘴巴亲上一口。在女人们的诅咒和叫骂声中,李小侠客得意的迅速逃开。
    因此李小侠客这个绰号,在比较传统的老街没有丝毫褒义,甚至还带了一点戏谑成分。李小侠客一个个怪异举动,不仅使他的名声受到了不好的影响,同时也让哥哥李守仁大受惊扰,连生意买卖都清淡了一二分。了解情况的人说,这个李小侠客是哪根筋搭错了地方,跟着戏班子跑得连家也卖光了,他的魂魄是被那个“女妖精”给勾走了。
    人们口里的“女妖精”是本省一家地方剧团的头牌女演员,姓花艺名牡丹,虽说年龄只有二十二三岁,但已经唱红包括老街在内的大半个省了。她身材苗条、樱口美目、挺直的鼻梁,她爱笑经常话未开口人先笑,这笑是那种柔美迷人的笑,一笑起来还会呈现出两只好看的酒窝。所以不用听唱腔光看长相就使观众如醉如痴。特别是剧情唱到委婉动情处,她那明眸生情的一双凤目,旋转舞动着向观众飘飞而去,没有谁能够抵挡住她的这种娇媚柔情,每次都是激起场下万千叫好和雷鸣般掌声!以至于民间流传着一句话就是:萧荷叶的唱抵不过花牡丹的浪。
    李小侠客就是看过她的戏以后决心弃武从戏的。那时的剧团是流动性演出,有时一年转下来差不多能够跑遍全省各地。但李小乌鲁木齐治疗癫痫权威医院侠客从来不去想那么多,只盼望能够经常看到这个女演员。于是他将家中值点钱的全部变卖一空,跟着剧团东奔西跑。
    俗话说:家业再大也撑不住败家子折腾。也只是三两个月的光景,李小侠客用完了身上携带的所有钱财,破衣烂衫的回到老街。因为家中房屋及家居用品早被他卖了精光,回到老街无处可去,就跑到街道办事处要国家管他,街道办事处又不是开养老院的哪里管得这种事,于是街道干部就把他送到了李守仁家中。李守仁不愿接收就往外推,说他们兄弟两个已经分家各过各的了,现在这个摸样是李小侠客自己造下的,他实在管不了那么多。最后还是街道干部上纲上线才算把李守仁镇住,街道干部说:你讲的这些事我们都清楚,全老街的人没有哪个不知道的。但知道归知道,总不能看着他流浪在老街、冻死饿死在老街吧!如今已经是新社会了,他要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这个责任就得你李守仁来负,你想躲都躲不掉,不信你试试看!
    李守仁无可奈何,只得硬着头皮收拾整理了那间堆放杂物的小屋子安顿了李小侠客,每日两餐半饿不饱的敷衍着他。这样的日子熬了一个多月时间,全国范围内划分家庭成分的运动开始了。在农村绝大部分家庭被划为贫农、下中农、中农、上中农,很少一些被划为富农、地主,只有几个民愤极大的被划定为恶霸地主。在城市,根据每家每户家产浮财情况,分别被划分为工人、摊贩,职员、城市平民、小业主、资本家;
    李守仁家庭成分被划为小业主,相当于农村里的富农,属于要被群众管制的那个类别,而给李小侠客确定的成分是城市贫民,属于城市里面的穷苦人民,是和贫下中农一样都是新国家的主人。
    尽管李守仁心不情愿的交出了商店以及家中的大部分财产,参加了工商业集体化改造,最后勉强被吸收到了老街集体合作化商店当了一名营业员。而他的胞弟在这场划分成分的运动中,不仅重新分得了财产、房屋,还被安排到了老街粮食仓库。老街因为靠河临岸方便运输,所以国家就在这里设立了粮食转运的战备仓库,这个仓库级别虽然不高只是副科级单位,但它来头却大。它不属于老街管又不属于县里管,行政、业务都直接由市里管辖。对此李小侠客有种恍惚如梦的感觉,他从心底感谢那个剧团也深深感念花牡丹给他带来的好运气,他感叹人生世事变化难测。体味的结论是:历史潮流不可阻挡,这股潮流能够很大程度改变每个人的生活和命运。就像戏里演的那样,手持马鞭围着舞台跑上几圈,就等于越过了千里万里、高山大河;厚重的绒幕开启关合,时间光阴就穿越了数个朝代。演得戏剧看上去像是假的,但历史上却有其真实的影子。曾几何时,他还被大哥李守仁瞧不起,被老娘责骂为败家子,现在又如何呢?
    粮库保卫组其实就两个人分成日夜两班,一人负责白天另一人负责夜晚。白天仓库里人来车往事河南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最好情要忙许多,但优点是每天晚上能回家和家人团聚,同老婆钻一个被窝好有人帮助捂暖个脚;而夜晚那班单调孤寂,熬夜栓人,但优点是比较清闲,一般晚上八点钟以后就没有装卸粮食的了,偌大的粮库只有他一个人,可以安静的品着茶水、听着小匣子,同时白天的时间可以由自己任意支配。
    李小侠客选择夜班的理由他说是光棍一人晚上夜里没有啥可惦记的,于是就问另外那个保卫可同意?那个保卫不仅非常同意,而且还把李小侠客拉到于六卤锅店请他浅喝了几杯。
    李小侠客痞是痞,但他的事大家还是充满好奇的。可是你越好奇他越不讲,让那些企图想套些话出来的人感到没面子和失望。最后还是由同练武术的几名师兄弟出马,设局下套子才算把李小侠客连根兜底全部拿下。那天这几个师兄弟凑了份子请李小侠客喝酒,他们在酒桌上你敬过来我敬过去,象大车轱辘一样轮流给李小侠客敬酒,几番下来,没等菜上齐已经将李小侠客灌成八九分醉。按事前准备好的分工,他们分成两拨,一拨当抬轿子的,要假意恭维、羡慕夸赞李小侠客,另一拨扮演砸轿子的,就是对恭维夸赞的话表示怀疑。有限度的去踩李小侠客,然后激将他进入套局,把大家希望知道的事全部倒出来。
    于是抬轿子就来了段开场白说:要讲人这辈子谁活得最值,我认为在老街只有你侠客算最值。啥好吃的吃了啥好看的也都看了,你说还有哪个有你这等福分。另一个假装愚钝的问:我们也没听说他吃了什么好吃的、看了什么好看的?
    一人故作瞧不起的道:你就是个土鳖子,我们侠哥要是叙说这里边的事给你听,估计你脑袋都能晕乎到天上去!然后怂恿着李小侠客说:来一段给大家开开眼界怎么样?!另一人立即帮腔说:李老弟讲是要讲,但在座的都是同门师兄弟,听过以后可不准跟别人乱传!不然我绝不会饶过他!
    大家齐声保证说没有问题。于是李小侠客带着炫晕的酒意,回忆了那段虽说星星点点微不足道,但回忆起来却无限美妙的那段戏痴情迷的历历往事……
    李小侠客跟随剧团东奔西跑花钱买罪受,目的就是希望经常看到花牡丹,哪怕远远的只能看到一个轮廓、一个隐约的身影,他也都是心满意足的。所以几乎他每场必看,逢着剧情进入到高潮,还卖力的拍手喊好。散场以后他仍守候在台下,等到花牡丹去了戏服卸了妆,他就赶过去为她献花,给花牡丹留下较深的印象。一次演出结束后,有五六个地痞借着几分酒劲堵住门口不让剧团离开,放话说必须花牡丹让他哥几个搂一下抱一下,否则绝对不肯罢休。后来团长为了息事宁人,就和花牡丹一起出来同他们赔笑脸说好话,谁知竟有两个地痞趁势冲上前去缠住了花牡丹,并试图搂抱亲吻花牡丹。李小侠客一见大喝一声:住手!光天化日怎容得你等地痞流氓为非作歹!随之一个箭周口哪里癫痫专业医院好步赶到跟前,左边一甩右边一扔,两个汉子就跌倒在五米开外的地方。几个地痞一看:哈!从哪钻出这么个不起眼的家伙。说不想活了这可是你自找的,怨不得哪个。几个人怕李小侠客逃走就四面客围住,搂腰的搂腰抱腿的抱腿,余下的人对着李小侠客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剧团团长见势不妙,暗差人到公安去报案。这时但见李小侠客用力一挣甩开搂腰抱腿的,先是一个扫荡腿别到两个,跟着一个大背连着喜鹊蹬枝又是打倒两个,剩下一个哆嗦着向李小侠客作了个揖说:老大,改日再会,今天不玩了。李小侠客威武的说:想完事没那么容易,都起来上公安派出所去。被打倒在地上的一个,暗中捡起半块砖头趁李小侠客没注意,猛然砸中了他的脑袋。等来派出所民警把五个坏蛋逮住,李小侠客才被送往医院包扎治疗。住院期间剧团团长带了人前来看望他,为他送来了花篮和补品,同时还说了一大箩筐的感谢话。花牡丹也曾单独看望过他,好听的说话声音把旁边病房的都招来了,众目睽睽之下花牡丹把削好了的苹果递给他,这苹果可是她用那娇小白嫩的手亲自她为他削的呀!李小侠客放在嘴边竟然不忍心去吃。花牡丹还送了鲜花,这花既好看又好闻,让人分不清楚究竟是花香还是花牡丹身上散发出的香,李小侠客幸福的要陶醉了。
    自此李小侠客开始和花牡丹有了舞台以外的接触。
    花牡丹虽然很有名气,但对痴迷她戏的人却都是亲切平和、真诚友好,从来不拒人于千里之外。李小侠客见天气转冷就到皮草店买了一条白色的水貂围脖送给她,后来逛商店时注意到她对那副纯金项链依依不舍,就私下里买了下来,在一次请她吃饭的时候,征得同意将金项链亲手戴到了花牡丹的脖颈上。花牡丹落落大方、欣然接受的同时,也将一张最满意的剧照作为礼物回赠给了李小侠客。
    直到身上携带的钱全部用完了,李守义没与花牡丹打声招呼就悄无声息的返回老街。
    老街粮库的大门口盖有一间约十平米面积的小房子,那是给仓库保卫组白天黑夜值班用的。李小侠客就把这间小屋当成了家,墙上挂着马鞭贴着戏剧宣传画,方凳上搁着大红板带,窗前那张带有三个抽屉的办公桌上摆放了花牡丹送他的大剧照和他和花牡丹的合影照片。走进这间屋的人几乎都会发出惊诧的赞叹:哇!真的是太漂亮了!然后问他相同一个问题:这个人(照片中和花牡丹在一起的)确实是你吗?
    光阴荏苒,转眼李小侠客年龄已过了三十五岁了。这期间有不少人为他婚事操心张罗,可都是劳而无功。因为李小侠客心里还装着一个遥远的牵挂,尽管这情感是那样的飘渺虚无、不可企及,但他愿意将曾经的美妙永远留驻在圣洁的心房。因此当说媒拉盘的看见那张合影照时信心就已经失去一半了。
    老街有一个自发组织的业余剧团,李小侠客就是剧团的四川哪家中医院治疗癫痫病积极分子。因为剧团属于自娱自乐,经费要靠自己想办法筹,演出也要靠自己联系操办。所以尽管李小侠客唱念做打都一般,但他热爱戏剧的积极性却比谁都高,要求什么时候排练他哪怕调休请假也来参加,在钱的方面更是豪爽大度,每月工资留下一半吃饭喝点小酒用。其余全部都花费到剧团活动上面。
    时间到了文化革命年代,文艺界受到空前批判斩杀,但派生出来的现代京剧却逆势兴旺发展。全国上下对革命样板戏的推崇和狂热,已经到了前所未有、无可附加的程度。李小侠客他们业余剧团四处取经、日夜排练,排练出了《智取威虎山》片段,李小侠客经过争取出演杨子荣这个英雄角色。
    花牡丹此时已经被文化革命的狂风暴雨横扫到了历史垃圾堆里,作为封资修的典型代表,每天重复着三件事:一是脸上被涂满各色颜料,颈脖上挂着两只破鞋被游街、被批斗、二是不分昼夜的作检查、写交代材料、三是胳膊上套着黑袖章抱一把比她还高的大扫帚,在大街上从东扫到西、从西又扫到东。
    很多过去关系亲密的不见了,那些拍手喊好的仰慕者也无有了踪影,而这时李小侠客却出现在了花牡丹面前。
    李小侠客除了送去了白糖、鸡蛋、麦乳精等当时比较的紧俏商品,更多的是送去了对花牡丹的关心慰问,鼓起了花牡丹顽强生存下去的勇气。
    老街粮库院子东南角有两株百十年的银杏树,奇特的是这两株树挨靠着长在一起,它的根盘绕着它的根,他的枝条搭挨着他的枝条,根深蒂固、树干挺拔,枝繁叶茂,秋果累累。银杏树的旁边在没建粮库以前有座大土坟,传说里面埋着一对青年男女,那对男女本是远房表兄妹,青梅竹马、两厢情悦,后因表哥家道败落,女家父母坚不允婚。无奈之下,两人一起来到古渡边相拥跳入河中。老街的人们感念他们对爱情的忠贞,于是就把他们共同安葬在同一个墓穴,不久人们惊奇发现坟墓旁长出两株珍贵的银杏树。
    李小侠客鳏寡独自生活了六十六年,身体一直很好平时连个伤风感冒也不多见,那天从于六卤锅店买了两个卤猪蹄、半只烧鸡,独自喝有三两多酒,边喝酒边起身唱了一段杨子荣打虎上山:穿林海跨雪源,气冲宵汉 抒豪情寄壮志,南对群山——今日痛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
    他拿着马鞭提着衣角走了几圈,感到有些疲倦就躺倒床上休息,然后就再也没有醒过来。经过公安和医院检查李小侠客是因为心肌梗塞猝死。
    最后需要提及的是,在.李小侠客的墓地前,人们看到一只精巧别致的花蓝,花蓝是用新鲜名贵的黑郁金香和珍稀的蓝色妖姬等花精心制作的,花蓝上面有条黑色飘带,落款名字是:挚友牡丹。(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