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回家的感觉真好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中国青年文学网

家,一道漂泊数年亦将栖身的港湾;家,一座洗净尘埃的玫丽城堡。当的年轮随着时光不经意碾转着你额头那道深深地皱纹时,亲的,不防回家看看。当你与家人们欢聚一堂、举杯换盏、共享合家团圆的天伦之时。那一刻的你,一定会被簇拥,一定会让你由衷地感受到:回家的感觉——真好!

————-题记!

阳历的2012年1月8日,我记得这个日子,一辆开往的汽车把我从漂泊了十年的南方城市,载回了生我养我的那座美丽心城。当汽车的引擎轰隆隆地发出了第一声低鸣,激动的也跟着疾驰的车轮开始了飞越狂奔。

一天一的长途颠簸,对于那个时节的我来说,分分秒秒都是煎熬。然,当我释下内心的那份躁动,当我静下心来细细打捞这些年所有的努力就为了这样的一天。那时的那刻,我象个般地欢呼雀跃。

汽车终于在缓驰中悠悠停了下来,同车的老乡告诉我说,到了,到了县城车站了。我不可置信睁大眼睛环顾着车窗外的四周,这是吗?这是生我养我的那座城市吗?狭窄陈旧的站台怎么不见了?以前孤挺傲然的那条老街去哪了?在质惑中我在苦苦搜索。

<南宁治癫痫的医院p>“这是新车站,以前老车站搬到城边去了。”一个声音传入我的耳畔,回头一看,一位操着浓厚家乡醇音的中年男子打断了我的记忆。在瑟瑟的冷风中我推开了车窗,一幅悬挂于半空中的几个镀金大字《巫溪车站》映入我的眼帘。( 网:www.sanwen.net )

变了,家乡所有的一切都变了,栋栋高楼拔地而起,幢幢新房与天接壤,车水马龙的街头人潮涌动,喧哗吵嚷的巷尾人声鼎沸。鸣笛声,欢笑声,叫卖声,嬉笑声,打闹声,把这个昔日冷清的城市汇聚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还记得十年前,怀揣着对家人的离开了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如今的十年后,带着对想的实现回到了久别多年的家乡。熟悉的乡音,梦中的驼铃,焕然的新城,盘旋的山路,蜿蜒的峰峦,这所有的一切让我此时的心情心潮澎湃。

在人山人海的候车站,我一眼就眸到了爱人左顾右盼、焦急等待我的那道眼神。那眼神,夹杂着多少期盼,充盈着多少相思。同一时刻,爱人也发现了我的身影,他高高地挥辽宁癫痫病专业医院起他那修长的手臂,大声地对我狂嚷:在这呢,在这呢!

是的,亲爱的,在这,我听到了,听到了你带有磁性的中音;我看到了,我看到了你消瘦的脸庞里依然有神的大眼睛。我顾及不了众多的人群,隐忍不了旁人好奇的目光,飞奔而去与爱人紧紧相拥。四目对视的那一瞬,瞳孔里倒影着的是依人相聚。半年之久漫长的,四千多个小时夜以继日无尽地相思,被这个久违的拥抱定格了,被这个温暖的怀抱诠释了。

“走吧,回家了,妈还有女儿等着我们吃午饭呢?”爱人从怀抱中推开了我,拉着我冰冷的双手,拎着满满几大包行囊向家的方向驶去。

风驰的车速一路狂飙而上,当熟悉的那条乡间小路顿然出现在我的眼帘周边,当弥漫着薄薄轻雾的那条街频频地呈现在我的视线,当激动地心情得到了悦愉的释然。这一刻,旅途中所有的劳累都化为了烟云。对着这道蔓着乡音袅袅的街头,我一叠连声在心底里高声呐喊:我爱的家乡,生我养我的地方,漂泊多年的终于回来了,回到阔别了你多年的怀抱。

“到家了。”爱人手指着一栋还没完全装修完毕的新房轻轻地告诉我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从车小儿颠是怎么引起的窗望了出去。“哇,好漂亮的一幢新房,好气派的一栋大楼。”在惊喜交集中我缓缓地下了车,有点置若罔闻地伫立在街边仰视着这栋梦里曾见过的新房。房子的外围是褐黄色的磁砖砌成,楼的中心是一道道透明的玻璃窗。站在楼底下,我的心发出了撕心竭力的狂呼,泪水也顺着眼角缓缓淌下。

是呵,等待这样的一天我足足地等了十年,等待这栋新房的竣起整整等了十个秋,你说,我能不流泪吗?我能不激动吗?那一瞬,我任凭泪水象断了线的珠子顺着脸庞潺潺流下,任凭泪花晶莹剔透地往外涌出,可我却不舍得把它拭去。这泪水里饱含了多少酸甜苦辣,这泪水洗净了多少个望穿秋水的白天。

在泪眼婆娑中我听到了一个多么熟悉的声音。“,妈妈……”一位扎着蝴蝶结的小姑娘跑了过来。这不是我日夜所思、朝思暮想的宝贝女儿吗?几年不见,女儿长高了许多。我蹲下身去,爱怜地把女儿紧紧搂在怀里不舍得放开,轻轻地贴着女儿的脸一叠连声地轻声呢喃,“馨子,我的好宝贝,妈妈回来了,你还认识妈妈吗?”女儿羞涩地看着我的脸,诺诺地微微点头,“认识,你是妈妈,只是,只是比照片中的妈妈瘦了很多……”女儿很小声地在我陕西哪个看癫痫#!好耳边低语。

“是啊,妈妈想你想瘦了呗。”我破涕为笑地对女儿说。

“好了,妈妈坐车累坏了,快让妈妈进屋吃饭,一家人们呢!”我转身一看,只见婆婆系着围裙站在我身后,我慌乱地站起身,甜甜地叫了一声“妈,我回来了。”

“嗯,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婆婆一只手拎着我的行李,一只手拽着我向房间走去。

餐厅里,一大桌美味佳肴整整齐齐排好了队伍,碗筷也浩浩荡荡地摆在了桌面。公公蹒跚地在厨房里忙来忙去,姐姐姐夫也手忙脚乱地招呼着我们,“好了,饭菜都快凉了,洗手吃饭吧。”我来不及洗净身上的风尘,便与家人们围坐一起欢快地用起了午餐,或许这是我三十多年以来最难忘的一餐饭。

吃完饭,我拉着女儿的小手踱到阳台边,凝望着灰色的天空出现了一朵奇彩的云儿,在我与家人团聚的上空悠悠飘散。等待这样的一天,苦过的女子到底等了多久,看着女儿写在脸上的微笑就能知道。这一刻,对着空中飘逸的云儿,我轻轻地诉说,幸福的女子回家了,回家的感觉————真好!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