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

阳光姐妹淘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中国青年文学网

在一次讨论电影的课上,有个学生推荐给我《阳光姐妹淘》这部韩国电影。当时听了这个名字,脑中立刻浮现出几个活泼又时髦的亮丽的形象,心想这肯定是部青校园,90后的推荐嘛。后来就淡忘了。直到前天闲着无聊上网搜电影看的时候,看到了这部电影。抱着试试看的,同时又有些好奇现在的90后的品味,于是点开了链接。看了不到十分钟,我就推翻了之前的主观臆断,而且已经知道这一定是一部会触动我的电影。

主人公任娜美在去医院看望住院的的时候,偶然间遇到了高中同学。夏春花不只是一个同学而已,而是当年她们七个人的取名sunny的小团体的大姐大。可惜,时隔25年再次相遇的喜悦还来不及细细体味,就被一个沉痛的消息击得四分五裂。夏春花得了癌症,只剩下两个月了。这次的重逢也点燃了两人对那段的。夏春花希望任娜美能帮她完成一个心愿,那就是找到sunny的另外五个人,在她离开之前大家可以重聚。于是,故事就在今天与昨天的交叠中层层展开了。

虽然看到sunny在彪悍的夏春花的带领下和别的小团体对峙的时候,很有一种不良加校园暴力的感觉,但是当看到得知任娜美上高中的女儿被别的不良少女欺负,几个四十几岁的大妈重振雄风,愣是把那几个十几岁的女教训到进医院的时候,还真是大快人心。被带到警局的路上,车里放着一首名叫《Sunny》的老歌,几个人听着听着忍不住跟着节奏摇摆起来,这时镜头回到了25年前。伴着这首欢快的舞曲,七公主正整齐的跳着自编的舞蹈,青春洋溢,激情四射。所以在电影的最后,当她们在夏春花的灵堂内再次跳起这支舞,真是让人落泪。

更让人感动而又感慨的是当一个个姐妹被找到的时候,25年的时间给每一个人带来的改变。想当画家的任娜美现在是一个衣食无忧但中只剩下老公和女儿的家庭主妇;想当作家而且因为在家里备受宠而取名为金玉的徐金玉如今和夫家挤在逼仄的房子里,事事都要看婆婆的脸色;家里开美容院爱打扮想当韩国小姐的福熙遭遇了种种不幸如今成了陪酒小姐;天天照镜子贴双眼皮胶的玫瑰是武汉好的癫痫医院在哪,这家靠谱个由于业绩太差马上要丢掉饭碗的保险推销员,不变的是她仍然纠结着自己的眼皮;当初满口脏话的珍熙如今在人前装得如贵妇一般矜持,但禁不住几句挑衅就完全败露,恢复本色;最酷最漂亮想做明星的秀智年少时在一次打斗中脸被划伤,如今一直没现身;霸气十足的大姐大春花如今还是那么的爽朗,只是却在遭受着癌症的折磨。虽然岁月是把杀猪刀,然而当一个个姐妹被找到的时候,大家见面的感觉丝毫不像是隔了25年之久,而好像只是过了一个周末一样,还是那样的熟悉,可以肆无忌惮的互开玩笑,可以毫不设防的开怀大笑,可以卸下一切伪装号啕大哭,一切都那么的真实。而影片最后,在春花的灵堂里,当律师拿出春花的遗嘱宣读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大姐大果然还是大姐大,竟然是一个腰缠万贯的社长。在她的遗嘱中,她为金玉安排了出版社的,为福熙准备了住所让她可以开始新生活,还在玫瑰那里买了大额保险,使她得以保住饭碗。这给与是那么的自然,丝毫不会让人觉得有受人恩惠或者施舍的压力,感觉到的只有老友的关爱,让人看的笑中带泪。而在影片的最后一刻,一直未找到的秀智终于现身,使得灵堂这么本该沉痛的地方增添了更多的喜悦和感动,让观影者忍不住发出“这才叫圆满”的感慨。这一切正呼应了大姐大夏春花的:我们,说好以后要再见,如果有因为自己飞黄腾达而装逼的丫头,大家就找惩罚她;如果有因为自己穷而大气都不敢出的丫头,要折磨她到有钱为止。虽然不知道我们之中谁会先死,到死的那一天,不,就是死了,我们Sunny也不会解散。

看完这部电影,我无法抑制的想起了我的姐妹们。她们是我的大学室友,巧合的是,加上我,我们也是七个人。虽然我们不像sunny一样粘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但也一起度过了的大学时光。翻开我大学时写的并不多的,那一个个画面重新回到了脑海里,慢慢鲜活起来。

先说我们老大。老大是山东人,不光年龄在我们当中最大,人也是长得人高马大。更重要的是,她像个“妈”一样处处关心我们,照顾我们,是当之无愧的“老大”。 我的扣子掉了,她拿出自己邯郸癫痫病什么医院好的针线包帮我缝好;我感冒难受又不愿去医院,她很有经验的配好了感冒通和大青叶给我喝下;我热气重后背长的全是包,她每晚睡觉前用痱子粉帮我擦。所以和老大在一起,我觉得最安心。而且我觉得有时我很老大,就连后来生完孩子因为没有经验而遇到喂养难题的时候,我不信书不信我妈,总是第一时间打电话向老大求助。而老大总能马上抚慰我的焦虑,头头是道的告诉我解决办法,可其实她也只是比我早生孩子一个多月而已啊!。但一向处事稳重的老大偶尔也有掉链子的时候。我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是我们一起去食堂吃饭,老大买了一盘水饺放在一个桌子上,然后我们又去买别的东西。买完后回来坐下埋头就吃。正吃着,过来一个帅哥,一脸惊讶地说:“啊?这是我的饺子!”这时,我们抬头看去,才发现旁边桌子上孤零零的躺着一盘水饺,再比较一下个数,没错,那盘应该是老大的。可是帅哥的这盘已经被老大消灭一半儿了。不知道这事儿老大还记不记得,反正当时我一看老大糗到家的脸色,使劲儿憋着笑,大气都没敢出啊。( 网:www.sanwen.net )

再说说我们老二。老二是个身材娇小的东北姑娘,也是“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她话不多,整天都是很规律的去图书馆或教室学习。每天早上起得最早的就是她。当我感觉到她蹑手蹑脚的踩在我的床边下来的时候,心里真是暗暗的佩服:又要去晨跑了,真能坚持。所以我记得在她的感染下,我也晨跑了一段时间,可是后来还是放弃了。她也是我们之中有了男以后最早去见家长的一个。看着她脖子上戴着准婆婆送的价值不菲的项链,真是很羡慕呢!

老三是河北人,说话一口的京腔京韵,让我这个从河南小县城里走出来的吃力地说着不标准的普通话的土妞儿羡慕的一塌糊涂。她说话大嗓门,整天打扮得像个假小子,在学校里属于很活跃人脉广人缘又好的那种。而且她脾气又好,让人时不时就想欺负一下找点儿乐子。记得有段时间我和老五共同迷上了学校篮球队癫痫病治疗吗的一个帅哥,就逼着老三去打听人家有没有女朋友。在我们的左右夹攻下,她硬着头皮凭着过人的交流技巧很快就完成了任务。这事儿在我们宿舍可是给大家带来了很长时间的笑料。这个假小子在大三时突然改走路线,因为有了男朋友了。那段时间,我最喜欢就是偷偷看躺在床上的她呆呆的望着上铺床板,脸上时不时出现一下诡异的笑容,那个甜蜜啊!最近一次见她是五年前,也是毕业七年之后。当时心情很兴奋又很紧张,心里一直在想那么久不见,见了面第一句话该说什么呀。可谁知就在她按响我家门铃,我打开门看到她的那一刻,一切自然而熟悉的感觉席卷而来,七年的时间距离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一个简单的“hi”亲切又放松,当时真是觉得神奇又美妙!

该说老四了,我和她还真是有故事呢!老四是个标准的美女,在学校里也是响当当的人物,更是有一个又一个的学长学弟前赴后继,围在身边送这送那,可她倒像是个冷美人,一直到毕业之前才真正确认了白马王子的地位。这样的美女,任谁都会有点儿羡慕嫉妒恨吧,包括我在内,可谁知她还嫉妒我呢。记得有天晚上宿舍熄灯以后,其他人都睡了,我打着手电看,而床铺跟我正对着的她也打着手电在写什么东西。突然,一个纸团飞了过来,我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发现纸团是来自她那里。我看了看她,她没反应。怀着好奇的心情,我打开了纸团,满满一大页的字,我现在已无法记清楚上面都写得什么了,但唯一没有忘记的就是那句话,她说我学习好,她很嫉妒我。那一刻我才明白为什么我俩一开始好的跟一个人似的,可慢慢的却越来越觉得跟对方在一起很别扭,话都不想多说一句。大学四年,都很好强的我们,关系没有丝毫好转,暗地里总是在彼此较量。一直到毕业,我们两个都被保送上了本校的研究生,又要多做两年的同学,忽然觉得还真是有缘份啊。所以最后的两年,我们终于可以卸下心理的包袱,自如的交往起来。

想起老五,首先想到的是她那银铃一般的笑声。她也是个东北银,爽朗,笑点低,经常一个小事就能笑得惊天动地。而且,她很善于模仿别人,至今我还记得她在模仿英语甘肃能治癫痫病吗老师教单词“laser”时的表情和口音,把我们全都笑趴下了。她时不时会担心自己的身材,但每次看她拎着一袋瓜子或者蜜饯悠哉悠哉回到宿舍,爬到上铺,边吃边看书,那个惬意啊,还在乎什么身材不身材,马上跟她一起吃吧。

说起老六,还是觉得老六用在她身上不合适,小六吧!小六也是山东人,可瘦瘦小小的,仿佛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倒。可别因此小看她,她们一家都在酒厂工作,说起喝酒,那可是豪爽的很啊!记得小六刚入学的时候留着很长的披肩发,而且一开始可能因为不太适应大学生活,经常偷偷一个人坐在上铺掩面哭泣,不太爱讲话,不太喜欢参加集体活动。但她身上那种天然的纯朴风还是吸引了一个学长猛追了一阵儿。后来,小六慢慢适应了大学生活,也变得越来越开朗了。而且,不知从何时起,我俩成了死党,天天在一起出双入对,一起去上课,一起去自习,一起去吃饭,一起去逛街。看着那么瘦小的她跟在我身旁,我倒真是很享受“罩”着她的强大感啊!

最后一个就是我了。在家我是姐姐,还有一个小我七岁的要呵护。而在宿舍,我是名副其实的“小七”,有六个姐姐,狠狠的弥补了我的缺憾。至今无法忘记的是大三时,我患阑尾炎做手术住院,六个姐姐轮班来医院看护我。在她们的精心照顾下,我恢复的很好很快。出院以后,她们跑去农贸市场买回来乳鸽,然后到学校食堂央求厨师给我炖了一碗大补的枸杞鸽子汤,看着我一个人喝完。那时的我感动的热泪盈眶,能有这样的室友也算我修来的福份!

如今的我们,天各一方,为人妻,为人母,忙家庭,忙工作,虽然想要聚在一起没那么容易,但也没有断了联系。看完了《阳光姐妹淘》,让我更加她们,更加过去。就像电影中的台词所说:有一些人,他们赤脚在你中走过,眉眼带笑,不短暂,也不漫长。却足以让你,领略痛楚,回忆一生。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相聚。可不管那一天有多远,现在我只想对我的姐妹们说:你现在过的还好么,如果过得不好的话,我可不会饶了你!

首发散文网: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