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

深情岂可共白头短篇小说

时间:2020-09-14来源:中国青年文学网

  作者:空谷幽兰

  峰奇和我说他要结婚了,爱人却不是我......

  从此我每天一个人吃饭,下雨了没人送伞,的事无人可以分享,难过的事无人可以倾诉,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没人在意你的悲喜,自己的情绪不能用语言把它说出来,所有的都烂在心里,宁愿让自己渐渐消失在深夜亮着华丽路灯的街道上,这就是最深的孤独......

  那一年我28岁,做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决定,我卖掉了留给我的一套小户型房子,只身来到了韩国首都首尔,遇见了那个让我改天换地的男人——朴智奇。

  朴智奇是首尔一家知名整容医院的主刀医生,30多岁,中等身材,很有气质,他有着韩国男人特有的单眼皮,不拘言笑,可能见多了从中国来整容的女孩子,用专业和审视的目光仔细打量着我的脸,似乎有点疑惑。我不是美人胚子,但五官端正,还算有些气质吧,椭圆的脸庞,双眼皮、薄薄的嘴唇,淡淡的眉毛,每一个部位分开看都没有什么太大的缺陷,化上妆还算比较文艺的感觉,所以他有些不明所以。

  当我拿着事先准备好的用韩文打印的一张纸递给朴智奇时,他从头到尾看了二遍,才重新抬起头,再次看着我,目光柔和了许多。那张纸是我在国内临行前在网上用翻译软件写的。

  “感谢您,医生,我不是那些追星想红的姑娘,也许我现在的脸和很多人比并不算差,但是我只想用一张全新的面孔去改写自己的,忘记过去!

  所以,医生,请您在我现在的基础上,重新绘制我的容颜,我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也许我的要求很奇怪,但是希望您能理解我,余生那么长,我只想活得忠于自己。”

  这篇短短的文字里没有象别人一样特殊的要求,什么脸变尖、鼻子要挺、嘴唇要厚这样的量化标准,这反而给做画的人出了一道难题。朴智奇反反复复的审视着我的脸,用卡尺仔细测量着我的每个五官,一遍一遍的想从我年青的脸上解读我的故事,但是很遗憾,此题无解。我平静的坐在他的对面,注视着他。

  我拿起手机,用翻译软件打出一句话,“不要把我整成丑八怪就好”。打完我举起手机给他看。

  他反而摇着头笑了,用韩语向身边的助理说了几句,然后就离开了。助理拿着相机把我的脸360度无死角的拍了个遍,然后把我安排在医院一个安静的单人病房里,首尔整容医院的病房很温馨,有些象酒店,完全没有医院里消毒水的刺鼻味道,我在医院里无所事事的住了二天,我并不期许自己整容后的脸,我在意的是要让那个人知道自己曾经做了一个多么可笑的错误选择。

  第三天一早助理把我带进了朴智奇的工作室,我看到了一个韩国整容医生的专业和敬业,墙上到羊角风的治疗医院处都贴着我各个角度的照片,个别五官放大的照片上,红笔画的到处都是我看不懂的曲线和数字,他拿起桌子上一张铅笔素描的头像贴到我的一张正面特写的照片旁边。

  这是一个陌生但又熟悉的面孔,似曾相识,但又不曾相识,不妖不艳,不俗不媚,天成,别有风韵。完全不是以前的我,但又在哪里藏着我的故事、我的幽怨。

  我朝他点了点头。这一次是他用手机上的翻译软件打出几个字问我:

  “你考虑清楚了吗?”

  我再点点头。

  “这个手术,可能涉及你脸部所有的五官,每一个部位都会有些变化,手术后的结果未必一定就是画像上的样貌,整容手术都是有风险的。”说完目不转睛的看着我。

  我在软件上打字:“我把自己的后半生交给你了,我承担风险!”

  朴智奇忽然冒出一堆我听不懂的韩语,一幅如临时大敌,压力山大的样子。

  我接着在手机上打:我相信你!

  朴智奇停下来凝视了我半天,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拿过我的手机,打出几个字:

  “再看自己一眼,和过去告个别。”说完用我的手机给我拍了一张照片。

  我孤独的躺在异国他乡的手术室里,无影灯刺得我睁不开双眼,我坦然接受着自己的选择,我看着护士慢慢在我的点滴中推入一种白色液体,朴智奇带着口罩朝我点点头,只有几秒,我就昏昏睡去。

  我梦见和峰奇在一起的日子,我们一起散步,一起上下班,一起讨论工作......

  峰奇是一家艺术品交易中心的老板,也是我的顶头上司,是一个工作很努力的人,做为中心的企划经理,我负责各种艺术品的展览、拍卖会议。峰奇和我同岁,初入公司我们因为工作上的交流,在很多问题上都有共识,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因为工作经常同进同出,这让我对他有了更多的了解。了解他的喜好、他的性格。不知不觉间我们走到了一起。我们一直想在东城区再开一家新的艺术品中心,名字叫莎美奇艺术品交易中心,各取我们名字中的一个字。

  四年的时间里,工作中我是他最好的助手,中我是他最贴心的伴侣,就在大家纷纷催婚的时候,我感觉峰奇对我总是若即若离,各种应酬中峰奇介绍我时总是说:“这是公司的企划经理。”从不提我的女友身份,有时在街上遇见家人也总是说,这是我的同事。我不知道自己哪里做的不够好,那层窗户纸就是捅不破。

  终于有一天,同事告诉我,峰奇在谈恋爱,恋人不是我。他看见峰奇带着一个个子很高的女孩去吃饭,向大家介绍说这是我的女朋友,在电视台工作,以前是模特,是上市公司的西安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董事长。那个女孩子和我一样一头长发,连名字都一样,只是我叫路莎莎,她叫冯莎莎,而我父母早亡。

  我是个知趣的人,从此默默的躲在角落里,关注着峰奇。看着他和“莎莎”同进同出。我是个文青,喜欢特立独行,自由自在,不拘管束;“莎莎”是个演员,时髦高挑,小鸟依人。二个同名但不同的人先后出现在峰奇的生活里,最后峰奇选择了后者。

  我是全公司最后一个知道他们要结婚的人,一个下班后的傍晚,峰奇把我叫进办公室,难以启齿的告诉我深情岂可共白头这样一个残酷的现实,这个世界上光有爱是不够的。

  我凄凉的笑了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办公室。第二天就交了辞职报告,一周后变卖了父母留下房产,只身来到首尔。

  我梦见黑暗中我流着泪孤独的走着,不辩方向,脑袋里空空荡荡只有峰奇留给我的一句话“深情岂可共白头?”有什么人在我的身后清晰的提醒我,但是我听不懂,好象是一句韩语......

  我被护士叫醒时,已经躺在自己的病房里,脸上包裹着层层的纱布,眼睛也无法睁开,护士找来一个中文翻译告诉我:

  “整个手术很,一共做了20多项微创手术,脸上每个部位都进行了调整,从眼睛到下巴、从额头到鼻子,让我安心休息,只能吃流质,一周后部分地方可以拆线。”

  整整一周我生活在暗无天日的黑暗中,除了护士,朴智奇是病房里出现的仅有的二个人之一。他从不和我说话,总是用镊子轻轻掀开脸上的纱布,有时打开手电仔细检查伤口的情况。然后拍拍我的肩膀安慰我,一言不发的走出病房。

  一周后,脸上的纱布陆续拆掉,脸还在半肿状态,但是已经不需要在打针了。于是朴智奇把我安排到离医院很近的一个酒店里,这里相对医院费用要低得多。叮嘱我很多食物不能吃要忌口,临走时象审视一件艺术品一样看着我。从他的眼神中我知道自己的手术很成功。

  一个月后,当朴智奇举起镜子让我对比自己和素描画像时,我有一种恍然隔世之感。我不再是以前的我。

  这一次轮到朴智奇拿出一张事先打印好的纸递给我,上面用中文写着:

  “开始一段崭新的生活不仅是容貌的改变,更重要的在于内心的安宁。能医治内心的不是医生,而是你自己。余生没那么长,请你忠于自己,从此你的世界,他只配旁观。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我很吃惊一个韩国人居然能写出中国的谚语,我很感谢朴医生的热心照顾,也许我是他最满意的一幅作品而已。

  离开首尔的那天,朴智奇一定要开车送我去机场。临行前他拿出一大盒密封的透明包装盒,用翻译软件告诉我,这吃蚯蚓能治癫痫病吗盒是他自制的一种特效面膜,能让刚做完手术的皮肤得到休息、缓解、恢复,这个配方是他秘密研制的,很有效。

  “原来我是你的试验品啊?”我笑着用翻译软件告诉他。

  我从来没见过他如此的促急,冲着我说了一大堆听不懂的韩语,最后二句我似曾听过,我冲着他摇摇头,表示不懂的意思,他注视着我,用不太流利的中文和韩文交替着对我说: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我想他是在安慰我吧,我很感谢这个韩国医生给予我的照顾,礼貌性的和他拥抱告别坐上了回国的飞机。

  回国后的第一件事,我变更了身份证和自己的姓名,改名单芸。一朵孤单的云。第二件事,我去峰奇艺术中心应聘了企划经理一职。四年的工作经验让我驾轻就熟,轻易就赢得了峰奇的信任和赏识。

  人的容貌可以改变,但是声音却无法改变。我小心翼翼的掩示着自己的弱点,尽量少言寡语。我不知道朴智奇把我雕琢成了怎样的一幅作品,但是回国后我发现自己的眼神往往能秒杀一切男人。每次当我用深情的目光凝视峰奇时,总会让他瞬间迷失。

  我和任何人都保持着十米开外的距离,包括峰奇。也许得不到的总是好的。

  朴医生定期会给我邮寄他自制的面膜,我真的很感谢朴智奇,他的面膜不是什么灵丹妙药,但是确实有效果,皮肤一直保持着光滑、细嫩的感觉,而且术后居然没有一点疤痕。原来这个韩国男人自制的化妆品真的有效。我们经常晚上在手机上聊天,他会偶尔问我:

  “你的伤好了吗?”我知道他问的是什么。我总是淡淡的回复他:

  “愿有岁月可回首吧。”

  也有的时候,他会问:

  “我的面膜好用吗?”

  “效果不错啊!比某些大牌子好多了呢。你可以开面膜厂了。嘻嘻。”

  我会开玩笑的和他聊。

  “你感觉这个面膜叫什么名字比较好?”

  “莎美奇”我不加思索的打出三个字。忽然我就停住了。这么久了,那个人依然还会让我伤心,也许有些缘份注定没有结果......

  我对峰奇的若即若离也许激发了他的征服欲望,他开始观察我,给我送花、约我吃饭,我全部都婉拒了。我故意招惹他、吸引他,但就是不属于他。我躲藏在公司的角落里看着那个叫莎莎的女孩子来公司的次数越来越少,峰奇越来越纠结,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

  我和朴智奇开始每晚相互教授对方母语,以便沟通。半年后我们的学习都有了较大的突破,我甚至可以在拍卖会上用韩语患上了癫痫病以后应该怎么预防癫痫病的发作呢?和韩国客人介绍艺术品。每次听到我的声音,都会让峰奇陷入深思。

  我的生日是中国的情人节,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可是我改了身份证,变更了名字,以前那个叫路莎莎的人早就被时间遗忘了,谁还会记得那个普通的、为爱迷失的女孩呢?

  七夕节我收到了一份从韩国寄来的礼物,拆开包裹,居然是一整套“莎美奇”的护肤礼盒,粉色和天兰的渐变色温和的融在一起,就象一个身上二段截然不同的人生。打开盒子里面是莎美奇三部曲组合,新生焕颜玻尿酸洁面乳、面贴膜、睡眠面膜,我知道这一定是朴医生的杰作。

  手机响起,朴智奇发来:

  “喜欢这份生日礼物吗?”

  “很好啊,谢谢你记得我的生日!面膜的包装很个性。”我回复。

  “一个把自己后半生交给我的女生,怎么可以忘记她的生日?你不准备请我吃顿大餐表示感谢吗?”朴智奇和我开玩笑。

  “好啊,你来中国,我请你吃火锅,比韩国泡菜要辣得多哟!”我调皮的逗他。

  “说话算话不可以赖皮。”朴智奇回复。

  我摇着头笑笑,首尔离我这里有几千公里,唉,朴医生,真对不起了,我正准备发个火锅的图片让他饱饱眼福,突然办公室的门响了,一个熟悉的脸庞抱着一束鲜花出现在我的面前,那是——朴智奇,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记得我生日的人。

  那一刻,我的眼眶有些潮湿。

  餐桌上当朴智烈举起酒杯用韩语说出那句“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时我才惊醒,医院的睡梦中我听到的就是这句话。原来一切的经历都只为遇见更好的你。

  我接受了朴智奇的安排和他一起去韩国经营莎美奇护肤品。当然是以朴太太的身份。临行前,我用单芸的名义分别约请峰奇和冯莎莎。看着他们二人陆继就座,我安排服务员送上我和朴智奇的礼物——莎美奇面膜礼盒,礼盒里放着我写的一段话:

  和美貌、地位、身份、权力、金钱无关,爱情只和人心有关。这个世界上不仅有深情岂可共白头?更有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路莎莎。

  我想峰奇会明白我的用意。后来的我们没有再联系。

  当朴智奇把最闪亮的钻戒套在我的手上时,我终于明白:爱情里付出的一切都是一场心甘情愿,也许有一天两不相爱,那就让我们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回到韩国的日子并不轻忪,莎美奇有太多的工作要做,我和朴智奇也有太多的故事要发生,也许不要期待,不要假想,不要强求,如果命中注定,便一定会发生,心安,便是活得最美好的状态。

------分隔线----------------------------